经典回顾之——09年欧冠巴萨曼联之战

经典回顾之——09年欧冠巴萨曼联之战

  09年5月27日欧冠决赛,曼联在罗马奥林匹克体育场0 : 2脆败于巴萨,像97年的尤文图斯一样,眼看着欧冠卫冕梦灰飞烟灭。1999年,曼联在巴萨主场诺坎普逆转拜仁,夺得欧冠、英超和足总杯三冠王,10年后,巴萨称霸欧冠、西甲和国王杯,从红魔手中接过三冠接力棒,也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这是一场被寄予厚望的决战,不光是双方阵中当红炸子鸡C罗与梅西的较量,而且两队都是状态最佳,谁赢就是三冠王,绝对称得上是顶峰之战。但在这场几乎一边倒的比赛中,红魔甚至找不到任何借口抱怨:裁判判罚失误?布萨卡的表现基本无缺。阵容队员阵容不整?球队几乎满勤,三线作战体力消耗巨大?巴塞罗那也是三冠王,且国王杯的成色远比曼联的联赛杯更足。

  一定程度上,主帅弗格森为保守付出代价:他祭出对阿森纳半决赛中验证过的完美阵型,只有吉格斯替停赛的弗莱舍;用意是希望朴智星和鲁尼在两翼的勤勉,协同防守住亨利和梅西。但爵爷忘记了,成熟的巴萨罗那不是尚显青涩的兵工厂,“菜鸟教练”瓜迪奥拉却没有保守,亨利,伊涅斯塔复出,锋线还是梅西、埃托奥、和亨利三叉戟。用《》的话说:“我们看到的两支球队,一支敢于去想象赢球,另外一支是如此害怕输球。”

  开场曼联曾占据优势:第2分钟,C罗的任意球远射迫使巴尔德斯脱手,朴智星险些继阿森纳一役后再次成为英雄,但红魔旧将皮克及时伸脚化解了空门危机。此后C罗还有两次射门机会,可惜球都偏出。但第10分钟,正是右路的埃托奥抓住了曼联的失误:安德森和卡里克防守伊涅斯塔不够严谨,给了西班牙中场传球的空间,埃托奥接到队友传球后突入禁区晃过维迪奇后面对门将一脚捅射打入近角。这是巴塞罗那全场第一次射门,但却立即让曼联陷入被动:阿森纳主帅温格一直认为,当年半决赛次合枪手开局占有优势,输就输在丢球过早。出来混,这次轮到曼联还债。

  此球一进,局势逆转,曼联的自信化为紧张。弗格森赛后说,我们给自己造了一座需要攀登的高山。从全场控球来看,巴塞罗那51%,曼联49%,但实际上西甲冠军控球更有时效,尤其是掌握了中场局势。瓜迪奥拉也说:“曼联控球主要是在维迪奇、费迪南德和卡里克之间。”换句话说,曼联攻击组完全没得球,无怪乎无论是从左路移到右路的鲁尼,还是下半场换上了特维斯和贝尔巴托夫,加起来都没有一角让巴尔德斯惊出冷汗的射门。

  10年前的诺坎普奇迹,以及半决赛上切尔西的遭遇决定了巴萨不会在一球领先的情况下松懈。亨利在下半场开局曾有个单刀,哈维第53分钟的任意球也曾击中门柱。第70分钟,哈维又一脚妙传,禁区内不到1.7米的梅西居然躲过费迪南德的防守,犀牛望月把球顶入死角,2 : 0!此前10场比赛,他没能攻破英格兰球队大门,小跳蚤扭转了历史的河流。此外,他一直保持着对曼联防线的威慑力,但没能创造出真正机会。

  没有谢林汉姆,没有索尔斯克亚,曼联只有贝巴和赛后甚至不愿坐上大巴和大家一起回曼彻斯特的特维斯,最后20分钟,哪怕他们把阵型换成424也无力回天。吸取了1999年教训的欧足联,这次直到终场哨响才开始在大耳杯上镌刻巴塞罗那的名字,而弗格森送上祝福,:“我们的表现令人失望,有些球员自己也知道,今天最好的球队赢得了比赛,我们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战胜当时的巴萨只有两个办法,或全面主动收缩,在巴萨眼花缭乱的传球变为无效后,耐心等待他们失误,实施攻击;或全面压出,淹没哈维和伊涅斯塔,彻底将巴萨肢解为前后两个部分,只能靠长传联络(当时的巴萨还未像11年那么恐怖)。当赛季成功实现这两种不同战术,并阻截了巴萨的是希丁克的切尔西和波切蒂诺的西班牙人。弗格森的曼联有足够实力实施这两种战术。前10分钟巴萨的极度不适就是最好的证明,可能是胆怯让他放弃了这一明显优势,任凭哈维、伊涅斯塔成为球场的主人。这两粒棋子一活,埃托奥、梅西都活了。两位小个子男人,两位世界级中场,他们向全世界证明,足球归根到底是技术、灵感和美学,其他的因素只能归于较低层次。恩斯特哈佩尔之夜一年后,他们再次征服欧洲。

  圣贤也会犯错错,质疑一位赢得过30多个锦标的资深教练战术有误,很不讨好。但弗格森的失误如此明显,你无需考取国际足联的教练证书,就可以指出他错在哪里。有几件事影响了弗格森的判断和部署。一是上赛季半决赛击败过巴萨,二是本赛季同一阶段轻松越过阿森纳,三是曼联过去25场冠军不败,以及弗格森逢欧战决赛必赢的运气。三项加起来,也许是弗格森忽视对方阵容中明显短板的原因。

  曼联输得如此没脾气,绝不是那些经历过1999年三冠王之夜的人能接受的。而曼联战术上全处下风,则是追随曼联多年的人难以想象的。这既有阵型和人员配备上的不当,也有对对手技术优势的过分尊敬。弗格森多次提及西班牙德比皇马2 : 6主场溃败,多少流露了他多年来对技术优胜球队的畏惧。列阵前,双方都有主力减员,位置恰好是对方强项所在,曼联损失了中场硕果仅存的屏障弗莱彻,巴塞罗那则在斯坦福桥一战赔进去左右两闸,扬长避短必然是双方主帅布置的重点。巴塞罗那要防止对方痛打自己的两翼,避免让对手从边路送球到六码区上空,曼联则要打乱巴塞罗那中场的节奏,以紧逼瓦解哈维和伊涅斯塔这对攻防双核。

  以曼联中场缺乏防守力度的现实,针对巴萨两闸进行打击,还有助于减缓巴萨两闸出击,释放梅西游弋到中路带来的压力,一箭双雕。切尔西也给这个打法做了很好的示范,梅西在半决赛两回合鲜有这一战术的效果。尽管曼联这么用,风险比中场打手成群的切尔西更高,但对弗格森来说,冒险不是常态?

  实战中鲁尼被普约尔盯得无计可施,一再后撤要换到右路才有一丝发挥。曼联下半时唯一的机会便来自他的传中,埃弗拉既无助攻,又无盯人,朴智星同样没有给西尔维尼奥制造多少麻烦。本来是巴萨防守的软肋,随着比赛的深入却变成进攻的利刃。将C罗和吉格斯移至边路,换出鲁尼在两个内锋的位置活动,让贝巴突前争夺制空权是否会好些?或是直接在边路换上纳尼而非朴智星?复盘无法复制实战,但至少姿态更积极。

  至于本场被寄予厚望的C罗,开场的状态其实还行,前20分钟就有5脚射门。但之后逐渐沉寂,似乎解不开面前的难题,变得沮丧,78分钟因为侵犯普约尔被警告。

  此战之后,C罗转会皇马,曼联实力大减,巴萨则强势开启了自己的“梦三王朝”。

留下回复